您現在位置 : 首頁  >>  保險案例  >>  文章內容

“駕駛證有效期已屆滿”:一種理解一重天


文章作者:王小韋 馬麗娟 李昊 發布時間:2019-07-25 瀏覽次數:

本文研究的案例是一個交通事故后果慘烈、事故經過及責任劃分無異議、分歧在于解讀保險合同免責條款含義、歷經 “基層、中院、高院”三級法院審理的保險訴訟糾紛案件。研究此案例的目的在于減車禍、減損害、減訴訟。

283a4d2b374b1ea3464304.jpg

免責條款打開訴訟的“潘多拉盒子”

某年某日,在某地省道十字路口發生一起慘烈車禍,一輛由南向北行駛的牽引重型半掛卡車與一輛由東向西行駛的電動三輪車相撞,導致后者駕駛員次日辭世。對于事故責任,交警認定卡車駕駛員A、電動三輪車駕駛員B(時年59歲)分別承擔主要、次要責任。因賠償分歧,B某家人將卡車司機A、卡車車主C、卡車掛靠的甲公司、承保卡車的乙保險公司(該卡車投保了交強險、車頭及掛車各投100萬不計免賠三者險)四個主體起訴至法院。該案件,從發生車禍之前日起至高院再審作出判決,歷時44個月;期間,三級法院對于事故經過、責任劃分、保險合同效力完全無異議、對賠償金額基本無異議,分歧在于對卡車司機所持駕照(事故日為駕照記載有效期截止日的第10天)是否構成保險條款列明的免責情形。在基層法院、中級法院、高級法院不同理解下,判決結果發生了“過山車”式的變化;基于判決內容,五方當事人發生結構性上訴、申請再審。

本案訴訟焦點在于對于“駕駛證有效期屆滿”是否構成免責問題的理解。對此問題,一審法院認為不構成免責,二審法院認為構成免責,再審法院認為不構成免責但是說理路徑與一審法院有一定區別。具體情況如下:(一)一審法院認為不構成免責的理由有三點。一是條款約定。從合同條款上看,駕駛證有效期屆滿包含駕駛證本身效力期限屆滿和駕駛證上載明的有效期屆滿兩種理解。駕駛證本身效力屆滿屬于駕駛證效力的喪失,包括但不限于駕駛人在寬限期內未換取新證或者未被許可換取新證的后果;而超過駕駛證上載明的有效期限的駕駛證,駕駛人可以在寬限期內換取新證,在寬限期內該駕駛證仍合法有效。二是合同目的。訂立保險合同目的在于分散風險,免責條款目的在于控制保險風險,本案駕駛人沒有加大保險風險,且與保險事故發生無事實上的因果關系。三是義務縮水。如果將保險合同條款理解為所持駕駛證上注明的有效期屆滿,在本案中,實際上縮短了保險合同的保險期間,對被保險人不公。所以,乙保險公司拒賠理由不當,應當按照保險合同約定承擔賠償責任。(二)二審法院認為構成免責的理由。一是理解不當。認為一審法院的理解超出了該條款字面意義,將本含義明確無歧義的條款作出了不當解釋,應當予以糾正。二是履責失當。本案中的投保人為專業運輸公司,應當對機動車保險事宜有專門的了解,對確保公司駕駛員合法駕駛有注意和管理義務。所以,司機A駕駛證超出有效期駕駛機動車發生案涉交通事故,保險公司不承擔賠償責任。(三)高院再審認為不構成免責的理由。高院同樣認為不構成免責,但是說理路徑如下:一是根據《機動車駕駛證申領和使用規定》(2012年)第六十七條第七向規定,駕駛證有效期屆滿駕駛人不當然喪失駕駛資格。二是機動車商業保險免責條款設定目的在于保險人如何為機動車駕駛人提供風險保障的同時合理規避自身的風險,駕駛人駕駛能力因素是責任風險程度的關鍵。三是從規范體系分析,雖然根據《道路交通安全法實施條例》第二十八條規定,機動車駕駛證超過有效期,駕駛人不得駕駛機動車。但是,實踐中,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認定無證駕駛并不包括駕駛證有效期屆滿情形。所以,乙保險公司應當承擔保險賠償責任。

正是在對是否構成免責不同理解的基礎上,法院在做出了內容懸殊的判決。(一)一審判決核心要點:應該賠償原告B某家屬X萬元,先由乙保險公司在交強險內向B某家屬賠償12萬元;其余部分(X-12萬元),由乙保險公司承擔80%。案件受理費減半收取,由B某家屬承擔20%,由車主C承擔80%。(二)二審判決核心要點:判決撤銷一審判決,判決乙保險公司使用交強險向B某家屬賠償12萬元,不對商業險部分承擔責任;車主C向B某家屬賠償其余部分(X-12萬元)的80%;肇事卡車掛靠的對車主C的賠償義務承擔連帶賠償責任。案件受理費分擔決定方案:一審案件受理費,由B某家屬承擔20%,由車主C及掛靠的甲公司承擔80%;二審案件收費,由車主C及掛靠的甲公司承擔100%.。(三)再審判決核心要點。撤銷二審判決,維持一審判決;由B某家屬承擔一審案件受理費20%、由車主C及掛靠甲公司承擔80%;由乙保險公司承擔二審案件受理費100%。不同判決內容下,各方當事人之間經濟利益調整較大。

本案中五方在不同訴訟中核心訴求概況:(一)一審期間。一審中,乙保險公司兩點拒賠理由為:一是駕照失效。事故發生日,為A司機的駕照有效期屆滿后的第10天,屬于無證駕駛。二是車輛缺陷。事故車輛年檢不合格,存在安全隱患。根據車險合同約定,無證駕駛屬于免責范圍,故不承擔責任。(此問題,乙保險公司在二審、再審未提及)。卡車掛靠的甲公司未答辯、未按照法院傳喚到庭應訴。(二)二審期間。B某家屬辯稱意見為處理正確應當維持;司機A、車主C辯稱乙保險公司未對保險條款“駕駛證有效期限已經屆滿”進行提示和說明且存在理解分歧;卡車掛靠的甲公司未答辯、未出庭應訴。(三)再審期間。車主C申請再審的理由有三點:一是投保時,乙保險公司未交付保險條款,未依法履行法律規定的提示說明義務;二是涉案駕駛員A駕駛證超過審驗期10天,其駕駛資格未被剝奪,出險源于操作不當,與駕駛證是否超過審驗期無關;三是保險行業協會在事故發生前的3個月間已經在保險合同條款中將駕駛證有效期屆滿情形刪除,因此該條款無效。乙保險公司辯稱要點:一是投保單有投保人甲公司的簽章確認,保險條款對于該免責事項加黑加粗字體顯示符合保險法關于提示和明確告知義務的法律規定;二是涉案事故,A司機在法律禁止駕駛證過期時仍駕駛機動車顯然違反法律規定,以此為保險合同免責條款符合法律規定:三是該條款的刪除,但不導致其效力的滅失,相關事實的認定仍應以合同簽訂時為準。

綜上所述,本案件案情簡單清楚,訴訟時間之長、訴訟層級之多、訴訟結果之變,都源于對保險合同文本理解,源于保險銷售行為存在需要改良的空間。

精耕細作開展車險經營活動

上述案例之所以發生,原因很多,立足于、著眼于完善車險經營活動,從細化保險合同條款、規范車險銷售行為和積極開展保險風險防范入手,以便減少車禍、減少損害、減少訴訟。

細化保險條款。上述案例中,對車險合同中表述為“駕駛證有效期屆滿”之條款,不同法官有各自理解。根據現行《保險法》第三十條對格式條款理解原則,法院也會作出有利于被保險人和受益人的解釋。結合現在駕駛證詳細地列明了初次領證日期、有效期起始時間、有效期、“請予X年X月X日前九十日內申請換領新駕駛證”等字樣,為了統一理解,建議邀請法官、警官、律師等專業人士參與到保險合同擬定事務,在此基礎上,再由精算、法務等部門人員參與擬定保險合同條款,以便形成更專業、更準確、更一致的表述。在條件成熟時,建議由保險行業協會牽頭,對大量投訴、訴訟或者仲裁案件進行分析,發現保險糾紛產生根源,切實完善保險合同條款,從源頭上遏制保險糾紛。

優化車險銷售行為。上述案例,由于車主C將卡車掛靠在甲公司,被保險的標的物卡車,行駛證上記載的名義車主為甲公司,實際車主為C某,這種情形在目前卡車商務領域是一種廣泛存在的現象。與車主具有名義車主、真實車主一樣,此類保險業務的投保人也就有了名義投保人和真實投保人。開拓此類保險業務,為避免和減少糾紛,建議保險公司在銷售環節,對名義投保人和真實投保人實行保險合同內容“雙告知”制度,即將保險條款同時向名義投保人、真實投保人進行送達、告知,通過優化保險銷售行為,提高信息對稱度。同時,認真履行保險銷售行為可回溯管理制度,減少和杜絕不規范銷售行為。

積極開展保險預防。上述案例中,A某發生車禍之日為其駕駛證過期日的第十天,一方面說明駕駛者本人、車主和掛靠的運輸公司沒有管控自己駕駛證有效性風險,另一方面暴露出保險公司在防災防損上存在亟待加強的空間。為此建議,保險公司承保之后,可以制作一張表格記載標的車審驗時間、駕駛員駕駛證審驗時間、維修等信息,可以在相關日期到臨時之前予以提醒。

現代保險業是市場經濟條件下運用商業手段經營風險的專門行業,以保險條款為支撐的保險合同是衡量保險公司經營能力的重要標志,完善保險條款是立業之本、興業之源。


0


上一篇:保險公司如何應對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
下一篇:人身保險合同撤銷權與解除權之間:排斥,還是競合?
 
關于協會
會員單位
會員服務
資訊中心
行業規范
消費者教育
領導介紹
業內動態
 
大 事 記     行業風采    
法律聲明 | 隱私保護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 @ 河北省保險行業協會您是本站第 個訪客 今日第 個訪客 冀ICP備13017285號-1
彩票软件定制和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