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位置 : 首頁  >>  保險案例  >>  文章內容

人身保險合同撤銷權與解除權之間:排斥,還是競合?


文章作者:王小韋 李昊 高笑寒 發布時間:2019-08-09 瀏覽次數:

本文研究的案例是一起對帶病投保終身壽險事實無異議、對行使合同解除權時間節點在合同成立之后的兩年之后事實無異議、分歧是對人身保險合同撤銷權或者解除權行使選擇、歷經“基層、中院”兩級法院審理的保險訴訟糾紛案件。對于此案涉及的合同撤銷權和解除權之間關系問題,一審法院認為二者之間具有排斥性,二審法院認為二者之間具有競合性。研究此案例的目的在于保障人民健康、規范保險銷售、減少保險訴訟。

復雜的關系和紛呈的觀點

本文研究樣本的案例焦點,表面上看是雙方當事人關于是保險合同撤銷權問題還是解除權問題之爭,本質上是兼具投保人和保險個人代理人雙重身份對被保險人健康狀況充分了解的前提下代表利益主體選擇問題。被告A先生,是原告甲公司的個人代理人,從職業、職責、職業道德出發,他應當對原告保險公司負責,向原告甲公司如實告知被保險人真實健康狀況,但是直接結果是導致合同不能訂立,會直接損害自己的經濟利益;從自己個人私利出發,鑒于被保險人是與自己具有經濟利益共同體的妻子,向簽約代理協議的保險公司隱瞞妻子真實健康狀況,意在保護自身的經濟利益。總之,被告A先生的立場決定了本案糾紛指向合同的訂立、撤銷和終止。

經過梳理判決書顯示,一審法院查明、二審法院確認的案件基本事實:1.原告、被告之間具有代理關系。經查,被告A先生于2012年2月間通過保險監管部門組織的保險代理從業資格考試,于同年3月與原告簽訂了代理協議,領取了原告辦理的展業證,成為原告的保險個人代理人。原被告之間具有代理關系,為被告應當向原告告知開展業務真實性規定了義務。2.原告、被告之間具有合同關系。經查,被告于2012年8月30日以自己為投保人、以其妻子為被保險人與原告簽訂了一份名稱為“甲公司鑫盛終身壽險(分紅型)”終身壽險合同,原告、被告之間建立了人身合同關系。截至訴爭之日,被告A先生已經繳納3年保費。原告被告之間具有保險合同關系,為被告為維護自身經濟利益而采取逆向選擇提供了可能。3.被告在保險合同屆滿第25個月向原告提起索賠。經查,2015年10月5日,被告以被保險人B女士于2015年9月24日被診斷為某癌癥為由,向原告甲公司提起索賠,并向原告出具《某市市民健康信息系統健康檔案調閱授權委托書》。甲公司發現被保險人身體狀況不符合承保條件的時間節點在保險合同成立之后的兩年零一個月。2015年11月9日,甲公司向被保險人出具了拒賠通知書,并于當日通過郵寄方式送達被保險人。4.確認訴訟糾紛中存在帶病投保情節。經查,自2010年11月11日被保險人B女士被醫院診斷為疑似一種癌癥起至2015年9月24日之間在醫院就診15次,醫療資料聯系人均為被告A先生。其中,醫療行為發生在涉案保險合同訂立前的有11次。在投保資料中,投保人A先生、被保險人B女士對健康告知事項均予以否認。正是因為從醫療機構調取了完整的病歷資料,故本案事實部分完全無異議;而爭議發生在當事人和法院對保險合同撤銷權和解除權理解分歧。

圍繞保險合同撤銷權或者解除權問題,一審中的主要觀點:一是原告觀點。原告認為被告利用保險代理人之便利,隱瞞被保險人身體健康狀況實情,構成欺詐,應依據《合同法》規定行使合同撤銷權。二是被告觀點。被告認為,在保險合同方面,《保險法》為特殊法、《合同法》為一般法,前者規定的合同解除權排除后者規定的合同撤銷權,所以原告無權行使保險合同撤銷權。三是法院審理觀點。一審法院認為,被告存在故意未履行如實告知義務且足以影響原告甲公司決定是否同意承保的事實,《保險法》第十六條與《合同法》第五十四條第二款在邏輯上存在特別法和普通法之關系,且適用兩者的法律效果相互排斥,故《保險法》中保險合同解除權之規定應排除《合同法》上撤銷權之適用。(為了行文方便,將此種觀點歸納為“排斥說”。)故本案中,雖然被告行為構成《合同法》之欺詐,但原告仍不得依據該法規定主張撤銷權。根據《保險法》第十六條、《合同法》第五十四條第二款及《民事訴訟法》相關規定,一審法院判決駁回原告甲公司的訴訟請求,由其承擔一審案件受理費X元。一審原告甲公司不服一審法院判決,提起上訴要求撤銷一審判決、改判支持甲保險公司一審的訴訟請求。

圍繞保險合同撤銷權或者解除權問題,二審中的主要觀點:一是上訴人觀點。上訴人甲公司上訴之理由重點圍繞適用《保險法》合同解除權還是適用《合同法》撤銷權,要求撤銷原判,改判支持甲公司一審的訴訟請求。二是被上訴人觀點。被上訴人A先生答辯要點圍繞法律適用、保險合同已經履行三年不再適用合同解除權等內容,根據現行《保險法》(2015年修訂)第十六條第三款規定,認為甲公司喪失了保險合同解除權,無權行使保險合同撤銷權。三是法院審理觀點。二審法院認為雙方當事人的爭議在于投保人A先生故意未履行如實告知義務的情況下,《保險法》規定的合同解除權是否排除《合同法》第五十四條撤銷權的適用。二審法院認為,在涉及保險合同效力認定上,應當優先適用特別法即《保險法》的規定;從解除權和撤銷權內容上看,《合同法》第五十四條規定的因欺詐而產生的合同撤銷權與《保險法》第十六條規定的因故意未履行如實告知義務而產生的合同解除權在表現形式上有所不同,但從立法目的、構成要件以及法律效果上具有高度的競合性,在實質上高度一致。結合本案,對于投保人A先生的欺詐行為,甲保險公司在兩年的可抗辯期間內怠于行使解除權,再以欺詐為由主張撤銷合同,將導致《保險法》的不可抗辯條款形同具文。二審法院依照《民事訴訟法》相關條文,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由上訴人甲公司承擔二審案件受理費2X。至此,從訂立保險合同到終審判決歷時47個月,對當事人增加了事務,對法院增加了司法資源投放。

精耕細作規范人身險經營活動

上述案例發生的主要原因是由于目前醫院醫療資訊系統和保險公司承保系統(人身保險)分割不對接,保險公司了解和掌握潛在被保險人身體健康狀況真實情況唯一的手段就是依賴于投保人如實告知。如果上述系統對接,將徹底改變保險公司(人身保險)業務經營格局。法院對上述案例的裁判,盡管說還是存在商榷的空間,但本文不做任何評價。選擇此案例為樣本開展研究,根本目的在于發現保險經營活動中存在的瑕疵甚至短板,規范保險經營活動,促進保險業健康發展。上述案例是一起保險合同效力訴訟糾紛案件,從內容上看比較常見,但從主體上由一家保險公司總公司提起訴訟行使合同撤銷權實屬罕見。以案為鑒、懲前毖后,建議做好以下工作:

一是加強代理人管理。貫徹培訓和懲戒相結合原則,既要對所有簽約的保險代理人加大培訓力度、提高業務技能,又要對存在違規行為的代理人依據保險法律法規和依照保險代理合同約定依法懲戒。案件中的A先生違反了現行《保險法》(2015年修訂)第131條規定,根據該法第165條規定,應當處以罰款等行政處罰,不妨向保險監管部門反映。通過抓培訓、抓管理,建設一支專業化、合規化、服務化的保險營銷專業隊伍。

二是提高核保能力。保險訴訟糾紛或者保險欺詐案件,隱患一般都是孕育于保險銷售環節。汲取上述案件教訓,一方面,保險公司應當改進核保方式,即對現在以純問詢方式了解潛在被保險人健康狀況方式進行改革,探索以進行體檢或要求提交指定醫院的體檢報告代替詢問辦法進行核保;另一方面,對投保人和被保險人具有特定關系的投保意向加強審核,切實杜絕和減少保險欺詐行為。通過提高核保能力,向合適的保險消費者銷售合適的保險產品。

三是加強售后服務。對現在投保后保險公司基本上不再主動聯系投保人、不再關注被保險人健康狀況的售后服務現狀進行改革,探索對被保險人健康狀況進行定期(一年)跟蹤管理,切實及時掌握被保險人健康狀況的歷史和現狀。汲取上述案件教訓,在投保后通過抽查病歷檔案、進行健康咨詢等手段,及時掌握被保險人健康狀況,同時進行風險管控和向被保險人提供健康管理服務。

四是評估訴訟風險。對于上述案例類似的保險糾紛處理來看,通常的情形是保險公司分支機構做出拒賠決定、被保險人起訴保險公司分支機構、法院會判決保險公司分支機構敗訴,上述案例中由保險公司法人機構主動提起訴訟行使保險合同撤銷權實屬罕見。建議保險公司法人機構對各類保險訴訟案件開展專項研究,總結經驗、吸取教訓,對面臨的訴訟糾紛開展評估,嚴格履行保險合同和保險法律規定的保險合同解除權的相關規定,依法采取有效措施,維護好自身和保險消費者的合法權益。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通過研究異常訴訟糾紛案件,督促保險公司全方位改良保險產品研發、銷售風險管控和索賠訴訟事宜,切實發揮商業保險機構經濟補償、參與社會治理積極作用。

(作者單位:陜西銀保監局)


0


上一篇:“駕駛證有效期已屆滿”:一種理解一重天
下一篇:
 
關于協會
會員單位
會員服務
資訊中心
行業規范
消費者教育
領導介紹
業內動態
 
大 事 記     行業風采    
法律聲明 | 隱私保護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 @ 河北省保險行業協會您是本站第 個訪客 今日第 個訪客 冀ICP備13017285號-1
彩票软件定制和开发